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francoffer | 26th May 2007 | 故事 | (320 Reads)

新一年的第二個晚上,天氣又冷又乾燥,為免破唇之苦,我從雪櫃中取出潤唇膏,打開唇膏筒蓋,頓見微微露出來的潤唇膏。我凝視著露出的部份好幾秒,沒有立刻把它塗上唇上。在這個時候,我想起她-我的舊女朋友。她用的唇膏永遠保留在外露三、四亳米的位置,就是每次使用以後、收藏在蓋子內也一樣,而我則下意識會先把唇膏捲回筒中,才把它蓋起來。因此,每次她發現她的潤唇膏給捲進筒中,就知道我曾經使用過。她總會說:「每次使用都要捲出來,你不覺得很麻煩嗎?」我怎樣可以交出一個有意思的答案呢?難道非要認真研究捲回潤唇膏這個儀式背後的符號意義不可。

我很差意潤唇膏露出的部份居然關鍵地卡在隱藏起來的機關大門中,留下一線縫。我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想起她了。腦裡的畫面是一張溫暖、柔軟的紅唇,塗在唇上的卻是一層冰得硬斑斑的白蠟。為了彌補它對我的冷淡,我努力去想她的溫柔。挺奇怪的是從機關大門縫中,窺看到的除了一片漆黑,就沒有其他。我最有印象的,居然是跟她分手以後唯一一次約會時大家的沉默與疏離感。

 (閱讀全文)